上海投资公司推荐联盟

上千现金贷盯上印尼 仅40家落地 中国黑产大军也尾随而至

2020-03-25 16:45:09

在中国监管落地后,印尼曾被视为中国现金贷企业的“救生筏”。

最热门的,也是最后一千家贷款公司都在关注印尼,每个月都有数以百计的中国公司访问印尼。

不过,据多位印尼现金贷款从业员说,到目前为止,真正登陆印尼的中国企业只有三四十家左右。

其中,月交易量最高,只有1亿多元,大多数平台徘徊在数千万水平。

印尼是中国金融出海的第一站,在这里,人们本以为将上演“千军大战”,为何市场却迅速进入冷静期?

近日,一本财经记者来到雅加达实地走访,了解它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01.监管收紧

2017年初,中国金融军队开始向海上进军。

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成为第一站。

“逻辑很简单:2.66亿人口,居民超前消费意愿强烈,而且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印尼某现金贷头部平台创始人钱坤称,这就是他们选择印尼的核心原因。

当时印尼的金融公司比较保守。在他们还在研究如何控制这些“较少”人的风险的同时,中国的金融军队已经完全消灭了他们。

雅加达城景

2017年,中国监管趋严,出海大军兵临印尼城下。

“至多,成千上万的公司正准备进入印尼市场,几乎有一天的研究之旅,以在印度尼西亚寻找资源。”钱说。

他们一进入印尼土地,就被当地公司“压扁”了。

在印尼谷歌商店,金融类APP榜单排名靠前的位置,开始被中国金融公司揽括。

还有很多奇怪的“马甲”。

“马甲包就是中国现金贷的玩法。一家公司注册多个马甲,全面收割流量。”钱坤称。

还有一些中国公司将日利率设定在2%至3%之间,高于该行业通常的1%。

中国军团的气势和玩法吸引了印尼监管机构的注意。

“印尼金融管理局(OJK)很害怕,他们觉得市场失去了控制。”业内人士透露。

面对中国军团,你是想放手,还是接受它?实际上,印尼监管机构的心态是纠缠不清的。

“印尼信用卡的渗透率太低。监管在这方面有KPI,必须扩大市场。”但知情人士表示,令人头疼的是,中国军团在国内市场起死回生之前就杀死了中国军队。

因此,印尼监管不可能与中国市场一刀切.

他们试图找到其中的平衡点:一边放,一边收。

“总的感觉是,印度尼西亚监管层正在学习中国。唐牛总裁刘晓荣发现,许多反对现金贷款的措施与中国相似。

比如,未登记注册的公司不得运营。

比如,告知部分企业,借贷最好有场景,利率要降低。

比如,联合谷歌商店,下架不符合资质的网贷APP,约谈违规企业。

另据报道,印尼监管机构将设定利率上限。

而两者不同点是,“中国政府是放而不管,最后收;印尼政府是看到苗头不对马上管,完全不一样”,上述业内人士说。

调控市场的紧箍,越紧。

在印尼照搬中国那套粗放野蛮的打法,已经很难奏效。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为印尼监管还是真空、想赚一笔快钱就走的企业,在考察后心灰意冷,只有放弃。

“要进去已经太晚了,他们都害怕成为接待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根据印尼的规定,数千名士兵已经退休,几乎有一半。

剩下的企业,一部分在犹豫观望,还有一部分在准备注册备案。

截至3月5日,印度尼西亚有36家公司在OJK注册,42家正在注册,42家有兴趣注册。

据了解,在注册的公司中,有四家是中国公司。

由于注册与OJK反复沟通,修改信息后,刘晓荣发现监管层面的态度是开放的。

他们欢迎扶持者、发展者,但绝不欢迎收割者、掠夺者。

02 风控难题

△在唐牛的雅加达办公室,审核团队正在工作

去海里是不容易的。着陆的难度远远大于想象。

事实上,印尼的现金贷款人比中国更好:不包括低收入的蓝领工人,它还包括了大量没有信用卡的白领工人。

这背后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印尼银行提高了信用卡申请标准。

危机过后,银行并未及时调整。

奇怪的是,客群更优质,但在印尼,坏账率却比中国高。

一些公司表示,印尼的坏账率比中国高出20%左右。

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它是极难收集。

在中国,有些人曾笑中国的现金贷款是“通讯贷款”。\r\r\r\r\r\r\n""

公司读取所有的通讯录,一旦客户不还钱,就去“爆通讯录”。

在印度尼西亚,这种野蛮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首先,印度尼西亚的法规明确禁止收集,例如24小时对客户的全天候轰炸。

印尼Jexin公司的法律和合规人员说,他们只能从上午8点开始领取。到下午6点。周一至周六,印尼国家假日期间不准与客户联系。

对于老客户,时限可以稍微放宽,但是,催收人员开头的第一句话,必须是:“先生/女士,您允许我和您通话吗?”

这是因为监管政策中有这样一条:“除非客户同意,否则你不能在上述期间之外联系。”

一旦违反规定,处罚是极其严厉和无情的。

“如果暴力事件被收集起来,政府收到报告,你将不得不回家。”印尼现金贷款平台创始人陈凯表示。

许多中国公司听说印尼当地公司在暴力收集后被迫关门。

本地公司还在,更不用说外国企业了。“deja”

“在这里,根本没有‘暴力催收’这个词。”钱坤称。

其次,印尼人也缺乏暴力催收的“基因”。

印尼有近九成人口信仰伊斯兰教,其他人群分别信仰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等宗教。他们普遍性格温和,说话客气,很难骂出脏话和恶毒的字句。

在催收时,他们往往用的是服务性的口吻,而非斥责性的。

陈凯说,中国公司已经教会印尼员工一些收集策略,比如互相侮辱对方的妻子。陈说:“他们很害怕,因为他们有信心,根本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让他用暴力收集它,他真的做不到。”刘晓荣说。

收藏者将永远无法实施“爆炸接触”的做法。

他们最多从地址簿中选择一两个客户家庭成员打个电话,然后轻轻地问:“我能和你说话吗?”你能告诉借款人把钱还回去吗?“

在印尼,还有一个风控难题,就是当地数据的缺失。很多人将这里称为“数据蛮荒之地”。

在这种情况下,欺诈和黑灰生产,就有一个缺口的钻。

值得注意的是,地下工业也跟随中国金融企业的脚步来到印尼。

3C分阶段,他们将与商店和销售勾结。

现金贷款,他们将帮助非正规客户审查。

“骗钱的都是当地人,但我们和行业里的人沟通后发现,这些中介应该都来自中国。”刘小蓉说。

业内有传言说,有一个平台已经被数以百万计的人聚集起来了。

另一方面,当地的欺诈,也开始抬头。

“还有人PS身份证,PS痕迹清晰可见。”陈凯说,当地人造假的手法非常幼稚,很容易被识破。

也有公司发现几十个客户的证件信息高度雷同,最后发现,它们都是伪造的。

03政治忧虑

在印尼居住了一段时间后,许多中国企业逐渐融入当地。

许多人最感受到的是当地人的友谊和简单。即使在中国,这种善良和简单也是罕见的:“他们对你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

但政治,或许仍然是在印尼展业时,最大的风控变量。

印尼的中国历史上,荷兰殖民者在18世纪被屠杀,到了20世纪,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清洗。

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那个时代正在逐渐消失.

雅加达唐人街拍摄的照片:罗素。

但对部分政治敏感度高的中国企业来说,排华事件会否重现,一直是它们的隐忧。

"我每天都很紧张。"钱坤说,他的印尼同事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看新闻,看看公众舆论是否平静。

“一旦有风吹草动,我们会马上撤出印尼。”他表示。

而钟万学事件,让中国企业真切感受到了印尼的政治动荡,并为之捏了一把汗。

华人钟万学曾是雅加达特区省长,被视为华人之光。

但在2016年11月,他在竞选中不谨慎,被认为亵渎了伊斯兰教。

此后,雅加达爆发了反对钟万学的大规模游行,参与者超过10万人。

在电视和微信(WeChat)集团中,许多中国公司看到了一幅画面:大批游行人群举着旗帜,在雅加达市中心地区活动,并呼吁钟万学下台。

刘晓荣住在他住的公寓对面,游行者放火烧了他们。幸运的是,大火不是很大,终于被扑灭了。

“我们确实担心它会变成一起大规模反华事件。”刘小蓉和同事深感焦虑,询问很多印尼穆斯林和华人朋友后得知,“参与者并没有那么强的反华情绪”。

大家松了一口气。

一些中国企业习惯于不要求时事和赚钱,但在印尼这样一个宗教和民族关系复杂的国家,它不是一对一的。

由于经济的原因,独立于政治是不可能的。

04未来趋势

尽管现金贷出征印尼并不算成功,但另一边,场景分期却发展得颇为红火。

2013年进入印尼市场的嘉兴开创了一个世界。

在雅加达的主要购物商场和超市,德士丹的分期广告无处不在。

3C手机分期,是捷信的主营模式。

△在雅加达市中心的手机专卖店,捷信的分期广告颇为显眼 拍摄:罗素

手机舞台在当地很受欢迎。许多商店里几乎一半的手机都是分期付款销售的。吉信相关负责人说。

由此可见,手机登台这一场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当地人有“及时行乐”的消费习惯,因此,任何一个大的消费场景,都可以切入。

目前,手机占捷信分期业务的70%,其余30%为其他电子产品和家具。

更多的玩家也进入了现场舞台,比如印尼版的分齐乐阿库拉库。唐牛也切入现场舞台市场。

此外,中国的巨人们也在屠杀这片土地。

京东就将印尼作为在东南亚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第一站,印尼白条在半年前便已内测成功。

据知情人透露,小米金融也看好印尼消费金融市场,在全力布局。

而此前,小米已在印尼开设手机工厂,并上线贷款超市APP,有通吃的势头。

“这个市场还不成熟,发展全数据化、自动化的现金贷,其实土壤是不成熟的。”钱坤预测,起码还有3年,这片土地才能健康地孕育“现金贷”。

但,场景分期却可以先行。

信贷的负责人说,在印度尼西亚,要求消费者分期付款的贷款必须有一个基于交易的方案。另一方面,通过现场获取的客户源风险相对较小,可控程度较高。

因此,在目前的印度尼西亚市场上,分阶段制定设想可能是一种更明智的战略。

雅加达繁华地区购物中心前的照片:拉塞尔

在多重夹击之下,印尼的银行已经苏醒,杀入分期市场,与竞争对手近身肉搏。

回到现金贷领域,很多中国公司都感觉到,竞争正在加剧。

为了避免被挖角,公司员工的工资,一直在涨。

如果玩家增加并选择变得更多,那么多头借贷的现象就不会有太大变化?印尼市场是否与中国市场相同?

没人知道答案。

最常见的选择是昼夜快速、鞭打。

“趁着这个市场还是干净的。”

印尼被认为是中国企业出海的一个样板。

在这里,中国远征军面临着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和激烈的竞争。

潮水褪去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生存。

而在此之前,它们对这片土地的耕耘,必须深一点,再深一点。

(应被访者的要求,陈凯和钱昆被扣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