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投资公司推荐联盟

银行和券商为何“拒绝”代销私募产品? | 热点讨论

雄愉资本HUNLICAR 2021-06-10 11:25:40

点击上方“雄愉资本HUNLICAR”可订阅我们


摘要

在近日召开的私募基金百人论坛上,中基协会长洪磊表示,发展现代金融体系和统一大资管的时代已经来临。在发展绝对收益私募基金,为市场提供充足流动性的同时,也必须大力发展追求相对收益的投资产品和坚持专业长期价值投资的机构投资者,建设有利于长期资本形成的多层次有机生态。

2.36万家私募机构,12.48万亿元管理资产规模。私募基金已成为壮大直接融资、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载体。但是,相对于庞大的社会融资规模而言,直接融资所占比例仍然较低,私募基金还远远没有充分发挥潜力。


中基协会长洪磊在中国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百人论坛上发表致辞。洪磊强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发布后,我们注意到有市场机构对合格投资者标准产生顾虑,暂停了对私募基金的销售,正常业务活动受到影响。在此,协会提醒大家,行业自律标准应当高于法律底线标准,公司标准应当高于行业自律标准,掌握好公司标准,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展业务。现在行业的自律标准已经高于法律底线标准,我们也呼吁银行和证券公司,不应当拒绝代销或发行私募基金产品。



一、部分券商缘何暂停销售私募产品?

据媒体报道,目前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的个别券商均已经暂停销售所有的私募权益类产品,具体恢复时间待定。个中缘由,系资管新规对投资者准入门槛和适当性管理有新的规定,而具体细则尚未出台,难免会出现分歧。因此,个别券商选择暂停销售私募产品,但大部分券商还在继续代销私募基金产品。


虽然资管新规已经落地,但其中对于合格投资者的认定并没有相关的执行细则,各家券商对于如何执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存在不一致。据悉,目前针对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者标准,主要规定在现行实施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中。资管新规在投资经历、资产规模、最低认购金额等方面,与现行《暂行办法》中规定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


为此,洪磊会长也在此次讲话中明确,行业自律标准应当高于法律底线标准,公司标准应当高于行业自律标准,掌握好公司标准,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展业务。现在行业的自律标准已经高于法律底线标准,我们也呼吁银行和证券公司,不应当拒绝代销或发行私募基金产品。我们认为,这个实际上是为了打消券商的疑虑,不要担心私募基金适当性和合格投资者的问题。


二、银监会明确禁止银行代销私募基金

2016年5月,银监会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代理销售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16〕24号),规定银行只能代销由国务院金融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实施监督管理、持有金融牌照的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这意味着,仅持有银监会颁发的《金融许可证》、证监会颁发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以及保监会颁发的《保险公司法人许可证》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法人许可证》的机构可以进入银行代销名单中。


虽然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发行的私募基金产品需要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但这属于行业协会自律管理的范畴,不属于行政许可,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属于持牌金融机构,所以按照24号文的规定,银行也就不得代销私募基金。


附上洪磊讲话概要——


首先,要建立完善统一的法律制度体系和监管规则。

目前,《银行法》《证券法》《保险法》《信托法》《基金法》不适应混业经营的行业现状,应按业务实质实行功能监管,以《信托法》和《基金法》作为资产管理行业的上位法,从法律上确立资管行业的信托关系。资管新规释放了统一监管标准的信号,对政出多门的既有格局形成了有力冲击,在短期内《基金法》无法修改的情况下,要加快推动私募基金条例的出台,明确界定私募基金的业务本质和监管规则。

其次,要推动税收递延型个人养老金制度全面落地。

个人养老账户的核心价值是为每一个有自我养老储蓄意愿的家庭和个人提供零门槛进入的便利,让个人养老账户成为个人养老资产管理的中枢,让税收递延、风险匹配、低成本管理、长期复利的制度优势发挥最大效用,并惠及最广泛的人民群众。因此,在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基础上,应尽快扩大养老金融产品覆盖面和个人养老账户覆盖人群,在个人养老账户下鼓励竞争性服务,打通养老资产与资本市场的联系,推动银行理财等短期资金转化为长周期养老金,为优质资本形成提供长期资金来源。

第三,要构建“基础资产—投资工具—大类资产配置”三层有机架构。

目前,我国资产管理业缺少从大类资产配置到专业投资工具到基础资产多层次有机体系,无法匹配养老金、理财资金、保险资金的跨期资产配置需求,无法满足实体经济不断增长产生的持续融资需求。应当在《基金法》框架下制定大类资产配置管理办法,构建资产管理业三层架构,形成主业清晰、专业规范、优势互补的制度设计。一是将基础资产的创设交给资本市场的卖方——投资银行;二是从基础资产到组合投资交给提供专业化投资工具的资本市场买方——基金管理人;三是对组合投资工具的选择交给养老金、理财资金和保险资金(FOF)管理人进行大类资产配置,通过目标日期基金和目标风险基金等配置型工具,专注于长周期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在这个有机生态中,通过投资工具的分散投资可以化解非系统风险,通过大类资产配置可以化解系统性风险。因此,建议充分借鉴国际成熟的监管经验,积极回应现实诉求,细化《基金法》管理人、托管人职责,区分承担募集职责的管理人和承担投资管理功能的管理人,允许其各自独立存在并进行市场化分工合作,将各类主体的活动置于清晰的规则之下,消除监管套利机会。通过制定大类资产配置管理办法,允许机构投资者申请大类资产配置牌照并核准其发行相关产品,为银行、保险等机构投资者提供规范的资产管理与资金运用渠道,推动银行理财、养老金、保险资金、公私募基金等各类资金有序参与、专业分工,共建资本市场良性生态。